| 网站首页 | 走进海之梦 | 产品体系 | 个体咨询中心 | 会员中心 | “心阳光”公益 | 联系我们 | 雁过留声 | 
产品体系
【广州日报2010-1-9】心理医生,你的自我体验时间够不够?
【广州日报2010-1-9】心理医生,你的自我体验时间够不够?

时间: 2010-01-09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伍君仪


咨询师自我体验的功力不足,对双方都是一种危险。

每小时300元的自我体验,做100小时就是3万元,让咨询师“心如刀割”。

 

心理专家 佟梅梅(皓艺女性心理研究中心创办人)

总有人羡慕地说,心理咨询师是赚钱、轻松又很时尚的职业,新世纪的“金领”。目前,全国已有超过30万人拿到了国家心理咨询师二级或三级证书,然而,在对国家证书趋之若鹜的人之中,不乏自身充满着深深的心灵创伤,曾是原生家庭(指自己父母的家庭)行为的受害者,希望通过心理咨询这个职业来“助人自助”。对此,皓艺女性心理研究中心的佟梅梅称,心理咨询师是一个充满艰辛、孤独,甚至危险的行当,大量考取了证书的人严重缺乏相应的职业训练,如自我体验、案例督导和技能体悟训练等,他们兴冲冲地去治疗别人的心灵创伤,结果造成了来访者的再次创伤,“这在国外临床心理的同道看来,是不可思议的,对来访者极不负责任。”    

 

咨询师命丧来访者刀下    

200858下午130分左右,一名21岁的女来访者丁某携带3把刀来到青岛市长春路一处心理诊所,以“没有治好病”为由,向心理医生陈学娟索取先前的治疗费用,争吵中突然抽刀捅进了陈的心脏,致其抢救无效死亡。事后医学鉴定证明,丁某患精神分裂症已有4年。遇刺身亡的心理医生陈雪娟时年61岁,在一家军队医院当了多年病理医师,转业后独自开了这家诊所,运用自己独创的“针灸法”治疗心理疾病,已有10多年的历史。        

佟梅梅称,心理咨询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危险有来自来访者的身体攻击,例如上述案例中咨询师被杀的惨剧;而更多的危险则是无形的,来访者的消极情绪、没有边界的行为、创伤的心灵思绪,很容易把心理咨询师卷入其中,自身也在不知不觉中陷入焦虑、困惑,甚至揭开了自己心灵的旧伤疤。

 

咨询师自我体验时间的参考标准     

国际临床心理咨询界要求一般的咨询师自我体验500小时,精神分析师需自我体验600小时,团体心理治疗师的团体自我体验300小时。各类临床心理咨询师均需要接受案例督导1000小时。     目前国内约定俗成的标准是自我体验最少150小时——即使是这样低的标准,佟梅梅估计在30万拿到证书者中寥寥无几,全国不超过200人,“国内一些知名的心理专家的自我体验不足150小时。”     因此,在选定一位咨询师之前,一定要问清楚对方的这些“硬指标”,“如果咨询师马上紧张起来,或者顾左右而言他,那么肯定是一个没有完成专业临床心理训练的庸医。也不排除有人会造假,这种人就比庸医更恶劣了,难说不会给你的心灵带来巨大的灾难。”     如果你问的是佟梅梅,她会告诉你,她的自我体验是200小时,包括团体自我体验84小时,案例督导1500小时,临床体悟训练1200小时,其中很长时间是在业内大名鼎鼎的“中德班”完成的。   

 

 向内探索自己比向外学习技巧更重要     

人人都有心理创伤,包括咨询师自己,因为人在出生时和母体分离,就经历了第一次创伤。佟梅梅认为,咨询师需要意识到自己也有心理问题,只有在自我体验等训练中把自己放在患者的位置,接受其他咨询师的治疗,才能消除自己因抑制强烈愿望而产生的冲突,理解自己的痛苦和愤怒,日后才能感同身受地了解来访者的创伤,做到包容、共情和价值中立。缺乏自我体验的心理庸医常常只会空洞地说:“我理解您的感受……”     

自我体验具体而言,就是寻找一位自己喜欢的临床心理咨询导师,请导师对自己做“一对一”的咨询。目前国家心理咨询师培训教材中没有介绍什么是自我体验,导致大量拿到咨询师证书者并不知“自我体验”为何物,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没有心理问题,拿到证就是给别人咨询的,而不需要“被咨询”。

他们不愿意把自己放在来访者的角色中自我体验,还有成本的原因。目前业内很多专家的咨询费水平为每小时300元,做100小时自我体验就是3万元,对于很多人而言确实不便宜。但佟梅梅指出,人们热衷于国内外各种流派的培训,以一些知名专家的课程为例,一次学费加上路费住宿费动辄超过5000元,几年下来花上5~10万很常见。“其中原因,是他们只重视向外求索,而忽视了向内自身的探索,老子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说的就是要用内心的力量探索自我。”      

佟梅梅认为,缺乏自我体验、案例督导和临床体悟训练导致心理咨询师自我成长缓慢,内心力量不够强大,在咨询中无力解决来访者的阻抗,使对方失去信心而中断治疗,更谈不上帮来访者实现心理成长和行为转变,反而枉费了来访者的信任、金钱和时间,甚至给来访者带来新的心灵创伤。     

根据国际上的惯例,一个来访者从认知到行为发生改变,所需心理咨询至少要30小时。佟梅梅称,国内大量拿到证书的咨询师对一个来访者的咨询常常只进行一次或几次,就做不下去了。从运营成本的角度,咨询次数少直接造成大量心理咨询机构在市场中挣扎,为了生存,它们只好转向做各种流派的技术培训,“这又促进了心理咨询师的向外求索而不做自我体验,形成行业的恶性循环。”     

庸医现形记之一:自我纠结     

汶川地震后,佟梅梅在成都和来自全国的370多位拿到国家证书的咨询师一起接受培训,她发现竟然有95%的人压根没听说过自我体验,当她指出自我体验的重要性时,竟然遭到一片嘘声,“难怪震后灾民很怕见到心理咨询师。”这些心理庸医在灾区频频露出马脚,例如:一位心理咨询师看到路边坐着几个受灾的学生,就热情地过去问:“你们好,我是心理咨询师,我能帮你们做些什么?”对方懵懵懂懂,犹如半夜醒来,半天才说:“我们的语文老师是别的班的班主任,地震的时候语文老师正在给我们上课,可她却先跑出去救自己班的学生。我们很生气,难道我们就不是她的学生吗?”这位心理咨询师无法解答,感到非常内疚,觉得自己没有帮到学生,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纠结了他四五天——如果他经历了100个小时的自我体验,就能明白自己是人而不是神,不会把自己极度卷入到各种创伤情绪之中了。         

庸医现形记之二:     免费咨询     

目前,有些心理咨询师做免费的面对面咨询、网络咨询和电话咨询,他们似乎“不图回报”,声称“希望尽自己的所能帮助别人”。佟梅梅认为,免费咨询的效果甚微,是对来访者不负责任的行为。     从免费的咨询师角度看,他们担心自己的本领不能解决来访者的问题,预计咨询效果可能不佳,如果收了钱,自己就会很内疚。更深一层的原因,就是咨询师原生家庭的创伤没有解决,不能坦然面对收费后双方建立的关系。他们愿意免费的真正目的,说白了就是用来访者做练习。免费咨询弊端重重,包括使咨询师无法全身心投入,不能做到与来访者共情,也做不到包容和价值中立,咨询效果了了,反而让来访者受到分离造成的二次创伤。     

从不付费的来访者角度看,他们在心理上还没准备好开始自我探索,无法面对自己曾经的创伤,即使勉强开始也很难坚持下去,因为不付费意味着随时可以逃离这些创伤,不需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国外临床心理研究已经证实,不付费就难以产生疗效。

庸医现形记之三:     “乐于助人”     

不少咨询师都说着几乎同样的话:“我希望助人自助”。佟梅梅认为,通过帮助别人来达到帮助自己的最终目的,只是一般朋友、乐善好施者的层次,“如果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不但这样想还这样做了,那就只能成为误人误己的心理庸医了。”     先自助,再助人,才是一个合格的专业临床心理咨询师应该具备的专业素养。自我的觉察、醒悟、修通,要求心理咨询师怀有爱心,但不能以帮助他人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获得成就感、愉悦感和价值感。     

还有更离谱的……    

 咨询师的职业需要与生俱来的天赋,包括具备一定的人格特质和悟性,这些和心理学的培训和考取资格证书没有必然联系。佟梅梅指出,我国心理咨询行业缺乏规范与监管,人格障碍患者在从事心理咨询的大有人在,而发达国家是明确禁止向这些人颁发从业执照的。     

咨询师还需要恪守职业准则,包括不与来访者发生亲密关系,坚持保密原则等。佟梅梅称,她见到太多有违行业操守的现象了,譬如在咨询室以外,咨询师跟来访者吃饭、恋爱,甚至发生性关系;在大学的咨询中心里,老师让研究生在现场观摩,使患者不敢暴露内心;在医院的心理科,拥有处方权的心理医生给来访者开药,混淆了咨询的角色,等等。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福田南路38号广银大厦915 (皇御苑正门对面)
电话:400-606-6630 0755-82511256 客服微信:hzmpsy120
E-mail:sz@psy120.cn 粤ICP备10054599号-2